推荐资讯

可也并不是要请示锐只是这种时候她本能的要去征求见毕竟老妈说起

发布时间:2018-11-08 13:44 浏览:
 秦悦然把苏锐拉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却并没有和他在车上震一下,反而就是这么一直吻着,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
 
    苏锐能够体会到她心中那种火热的感情,因此也是毫无保留的热烈回应着。
 
    一个小时之后,秦悦然的嘴唇都有些微微的肿起来了。
 
    苏锐也是一样,深深的喘了几口气,没想到接吻也是一件极为耗费体力的事情。
 
    两个人都没说话,苏锐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悦然。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秦悦然不自觉的整理了一下裙子。
 
    “这和你一贯的风格完全不相符啊。”苏锐笑道:“本来你把我拉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我还以为你是要把我给逆推了。”
 
    “本来是想那样的,但是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是算了吧。”秦悦然掐了苏锐的腰间一把:“等你回来再给你。”
 
    等你回来。
 
    好歹算是留个念想吧。
 
    苏锐听了,捏了一下秦悦然的下巴:“那好,等我回来让你跪地求饶。”
 
    听到“跪地求饶”四个字,秦悦然的俏脸登时就红了一下。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然后便上了车。
 
    今天晚上苏锐还要赶到莲塘镇去,因此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而周显威,已经被苏锐率先安排回家“探亲”了,在接下来全华夏寻找司徒远空那三大弟子的过程中,周显威还是能够帮的上大忙的。
 
    等到秦悦然开车带着苏锐回到那片棚户区,秦冉龙还是在等着呢,他远远看到姐姐和“姐夫”,就立即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姐夫,时间可以啊。”秦冉龙笑呵呵的说道。
 
    秦悦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别瞎说。”
 
    “我瞎说什么啊,你们两个开着车离开了一个小时,这一片都没有多少人,傻子也知道你们是去做什么了。”
 
    秦冉龙笑呵呵的说道。
 
    苏锐并没有兴趣在这个问题上面和秦冉龙多做纠缠,他下了车,拍了拍秦冉龙的肩膀,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面,保护好你姐。”
 
    “我会保护好我姐的,姐夫你放心好了。”
 
    秦冉龙满不在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不过,拍完这一下之后,他立刻发现,苏锐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种提醒的神色。
 
    秦冉龙很聪明,瞬间就读懂了苏锐这句话的意思,也明白了他刚刚为什么会这么说!
 
    苏锐让秦冉龙保护好秦悦然,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客套话,绝对是极为认真的叮嘱!
 
    毕竟现在首都的气氛可以说是剑拔弩张,白家正在筹备着疯狂大反扑,毕竟在这种关头,白家如果不采取非常手段的话,真的很难扭转局面。
 
    而秦悦然是整个秦家里面苏锐最在乎的人,也就成了危险系数最高的人了。
 
    白家如果狗急跳墙的话,真的会把主意打到秦悦然的身上的——这是苏锐的死穴!
 
    当然,在苏锐看来,以白秦川的理智和镇定,应该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但是,谁也无法保证白家会不会出现第二个白忘川,万一真的歇斯底里的绑架了秦悦然,想要借此换回白忘川,导致秦家大小姐出现了生命危险,苏锐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这种事情,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种以绑架相要挟的事情非常的狗血,非常的低级,但是请一定要相信,世家之间的争斗并不一定会高明到哪里去,再低级再狗血的桥段都有可能发生。
 
    因此,秦冉龙瞬间就领会了苏锐的意思。
 
    他看了看仍旧坐在驾驶座上的姐姐,然后眼中闪过一抹坚定:“大哥,你放心吧,要是我姐出了什么事,我把我的头砍下来送给你。”
 
    这一次,他喊的是“大哥”,而不是“姐夫”。
 
    苏锐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在未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秦冉龙的肩膀将会承受很大很大的压力。
 
    至于最终能不能扛得住,只有靠他自己。
 
    苏锐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白家的矛盾还没有解决,就必须奔赴东洋战场,所以,秦冉龙必须要挺身而出,成为他的得力臂助。
 
    把白忘川的看守工作交给秦冉龙之后,秦悦然便亲自开着车,把苏锐和王莹武送回了之前的相遇的那个十字路口。
 
    相见是在这里,离别也是在这里,而在这中间的相处时间,也不过是短短的两三个小时而已。
 
    “我等你回来。”秦悦然轻轻的抱着苏锐,说道:“你要是回不来,我就去找你。”
 
    ——————
 
    ps:第四更送上!这是感谢我们的至尊留云借月的第二更!
 
    抱歉,晚了一些,现在才写好,大家早点睡,再祝中秋节快乐!
 
    晚安。
 
    ...
 
 第1524章 七大姑和八大姨
 
    这一次回莲塘镇,由王莹武来开车,苏锐和周安可坐在后排。
 
    和苏锐这样并肩而坐,周安可的心里面流淌着淡淡的甜意,这种甜意是润物细无声的,让她整个人都在潜移默化之中变得更加的水灵起来。
 
    苏锐这一路上的话语并不算多,即将到来的东洋之行,还有首都接下来纷繁的局势,都让他不能掉以轻心。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准备,时间非常紧迫,苏锐不禁有了一种和生命赛跑的感觉。
 
    山本太一郎的寿宴,对于苏锐乃至整个太阳神殿而言,都是一场绝对艰难的考验。 &n小说 bsp;更何况,苏锐根本不敢保证,西方黑暗世界会不会选择在此时蠢蠢欲动。
 
    而之所以在那么忙的情况下,还要抽出时间陪着周安可一起回莲塘镇,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已经早早的答应了她的老妈明洁,但是却因为太忙,一直都没能成行。
 
    上一次前往莲塘镇的时候,苏锐可谓是被那里的热情好客给吓到了,在那一批年轻人之中,周安可就是他们的女神级人物,苏锐把他们的女神“抢”走了,自然一开始就迎来了很多的敌意。
 
    在莲塘镇,周安可的身份就属于“那些年,一起追过的女孩”。
 
    然而,在那一场超大规模的“订婚宴”之后,苏锐用自己的酒量,完全消弭了那些“情敌”的敌意,算是彻彻底底的征服了整个莲塘镇。
 
    当然,苏锐是消弭了敌意,但是却永远也没可能消弭“误会”了。
 
    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周家的“姑爷”,这一点跳进黄河也别想解释的清楚了。
 
    如果他这次回到莲塘镇,对周安可的父母说,上次是你们自作多情了,人家还不得拿着刀来追杀他?
 
    苏锐自问干不出来这种事情,况且,身边的这位姑娘为了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自然不可能把自己变成一个白眼狼。
 
    这个时候,周安可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看电话,对苏锐苦笑了一下:“我妈。”
 
    “接电话这事情不用请示我啊。”苏锐笑了笑,心情貌似非常的轻松。
 
    周安可也并不是要“请示”苏锐,只是这种时候,她本能的要去征求一下苏锐的意见,毕竟老妈说起话来,有些时候真的是太没谱了。
 
    “安可,你们来了吗?”电话那端传来了明洁的声音,她的声音里面明显带着兴奋之意。
 
    “再有三四个小时就能到了,正好能赶得上吃晚饭。”周安可微笑着说道:“妈,你准备莲花糕了吗?”
 
    在提到这种糕点的时候,周安可的眼睛里面露出来非常明显的期待。
 
    莲塘镇遍地是水塘和莲花,莲花糕也是这里独有的一种美食,几乎家家户户的女人们都会做,十分香甜。
 
    当然,对于像周安可这种从莲塘镇走出来的孩子们而言,这种带着莲花香气的糕点已经和美食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了,更多的则是一种情怀。
 
    “莲花糕,当然有啊!不光有莲花糕,还有……”明洁忽然止住了话头,而后说道:“姑爷这次来到这里,准备过几天啊?”
 
    周安可看向苏锐,后者明显听到了明洁所说的那一声“姑爷”,于是苦笑着伸出了一根手指。
 
    “苏锐只能过一天。”周安可说道,虽然她很想让苏锐多在家里呆两天,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一定不能耽误苏锐的大事。
 
    “才一天啊。”明洁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惋惜:“姑爷好不容易来一趟啊。”
 
相关阅读